<track id="QyMkZmP"></track>
  • <track id="QyMkZmP"></track>

        <track id="QyMkZmP"></track>

        1. <track id="QyMkZmP"></track>
        2. <track id="QyMkZmP"></track>

              <track id="QyMkZmP"></track>

              1. 当前位置:首页 > 泷泽萝拉 >

                文学、艺术评论里所说的「张力」指什么?

                2021-04-22 23:16:17 作者:admin

                我来讲一下剧作范畴中的「张力」,即「戏剧张力」(Dramatic Tension)。

                戏剧张力这个词其实可能并不是在所有派系的剧作教学中都会被提及,因为它和另外一个更为广泛的概念非常接近,那就是抵触冲突(Conflict)。然而,这两者其实还是存在分歧的:

                依据Justin Cash[1] —— 戏剧张力有时会被看做是抵触冲突的批准调换词,但实际上,它们的差别还是可以借由演出中悬念的发展进程来得以体现当观众们对于剧情中的某个成果抱有预期时,张力就构建了起来,而上升张力(相似讨论Conflict经常提及的rising action,基础上都是指让抵触/张力进一步加剧的举动或要素)的典范案例可以是「谜团(in a mystery)」或者「犯法真凶 (whodunit)」。

                就这样来看的话,戏剧张力确切比起抵触冲突存在着一些奇特的着重点,那就是它更增强调对于观众预期的树立与打破。

                我在为什么戏剧中必定要有抵触冲突?这条答案中总结过,抵触冲突实质上还是一种对峙关系,其要害在于人物之间如何树立其一种立场以及意愿之间的对峙冲突,以及人物如何为懂得决这种对峙而采用举动,也就是说,抵触冲突是切实存在的事件。

                而相对的,张力更关注如何在这种对峙关系中树立一种「悬而未决、令人挂念」的精力状况,换言之,也就是时刻让观众坚持着对于故事走向的关注和好奇,所以它更加着重的是一种心理状况,而这种心理状况的树立则依附于事件(抵触冲突)的建设。

                就这一方面,张力又非常接近David Howard & Edward Mabley[2]提及的一个概念,那就是「戏剧性讽示」(Dramatic Irony)。

                当观众们懂得到了(至少一个)剧中人所不知道的信息(而这就发生出了戏剧性讽示)时,这一瞬间被称之为「揭示 (revelation) 」。这种揭示呈现时,讲故事的人又被赋予了发明出「察觉 (recognition)」的任务,即角色意识到了观众所控制的信息的时刻「揭穿」让观众处于更上级的位置——即比剧中人更多知情——而这也会演化成一种参与感。「揭穿」与「察觉」根植于戏剧的核心,没有他们,叙事将失去戏剧性。如果在讲故事的进程中不应用这些手腕,观众们的位置就会下跌,如同一系列事件的见证者一样,对于未来会产生的事件缺少预见,而这种预见则是戏剧性体验的核心要素之一。剧作者时常要在「戏剧性讽示」和「惊讶 (surprise) 」两者之间进行选择,即在「让观众提前知晓机密的本相」和「用本相来让观众吃惊」。惊讶在戏剧性上具有着出色的效力,然而,即便惊讶可以在任何叙事性电影中发明出一个非常具有张力的瞬间,总体上它仍旧并不如「悬念」后果好,而悬念则是又讽示所衍生。希区柯克有一个有名的例子,那就是「圆桌下的炸弹」:当一群角色缭绕圆桌而坐,而圆桌下有一颗炸弹,但我们和角色们都没有意识到炸弹的存在时,「惊讶」最明显的时刻,就是炸弹被发明的那一瞬间。如果我们知道炸弹的事情,但角色们并不知道,我们将能在必定时光内将观众的存于保持在盼望与可怕之中,只因观众的知情与角色的不知情。在应用惊讶的情形中,观众会很快对这场戏失去兴致,但在应用悬念(suspense)的情形下,就是有再枯燥的细节信息,观众也可以屏息以待,等候着角色发明炸弹或遭受逝世亡。显而易看法,悬念是后果更强的手腕,而它则是基于在剧中人知晓本相之前将它揭穿给观众。

                Howard&Mabley提到的这套由Frank Daniel提出的「揭示」与「察觉」的理论,以及他们关于「戏剧性讽示」与「惊讶」的高低之分的讨论,可以很明白地与Cash所提及的「预期(anticipation)」接洽到一起:

                正因为控制了剧中角色所不知道的信息,即获得了「揭示」,因而拥有了「预期」,并在「预期」驱使之下等待着角色意识到这些信息的时刻,即「察觉」的呈现。

                这种对于「察觉」的等待,是一种更久长心理状况,所以相较于短暂的、瞬间性的「惊讶」,它更接近于「悬念」。

                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不妨做出以下略显简略粗鲁的结论:

                张力是「抵触」和「讽示」综合作用的成果,前者是具体表示情势,后者是技能和手腕,而张力本身则接近一种心理状况。剧作者应用「讽示」的手腕来设置「抵触」,进而发生了「张力」。

                在语义上,张力则和悬念非常接近 —— 两者都是连续性的,都树立于对于「部分信息的已知」以及对于「未知的等待」,它们不同于惊讶,不是瞬间完成的状况,而是存在于故事发展的全进程中。

                如果用更通俗易懂的话来说,那就是一种「让你的心境坚持在紧绷绷、无法放松的状况」的力气吧,这么说是不是显得有点可爱呢?

                参考

              2. ^Justin Cash: Elements of Drama: Tension https://thedramateacher.com/elements-of-drama-tension/
              3. ^Howard & Mabley: The tools of screenwriting